《4月14日更新小说》

《4月14日更新小说》

下载地址:蓝奏云盘 密码:3ok5
下载地址:百度云盘 密码:ve8w
  1. 【独家首发】病娇首辅被侧室甩了(曾妗傅时与)[正+番1]+
    原名《囚娇》,已完结。清冷外表心狠手辣的首辅大人x表面娇软内心强大的落魄小姐——一朝父死,家中势微,曾妗从傅大人的正室变成了侧室。

    她以为那是她的命数。

    情深入骨髓的少年,纵衣袂飘扬,仙姿出尘,也不得不做起了世俗的打算。

    新入府的正夫人家世显赫,不好相处,他自然处处护着她。

    她会因此开怀么?不会。

    显然,她入府前就发觉,而那微微蹙眉眸子深处,是无限的野心,他的情意里,只是纯粹的需求与占有欲。

    狂热,痴情,不过只是夜晚的幻影。

    她知道,总有一日他会权势滔天。

    可她一点都不想陪着他。

    ——

    一日他落魄,她终于不用在囚笼中虚与委蛇,只是她垂眸见他泛着血丝的唇,她自以为冷漠的心依旧会疼。

    *1v1,双c。

    *架空,请勿考据。

    *女主伪娇软,男主真病娇。

    *复仇向,前期微虐,不过女主不会一直隐忍蛰伏。

    闲言:就突然不想写传统甜文了写出来这么个文,拙作至此,诸多惭愧,人物随意探讨,请勿公鸡作者。


  2. 【独家首发】顾先生,夫人又想开溜了(奚欢顾穆辰)
    贴着囍字,装饰精致的婚房内,顶着吓死人不偿命的烟熏妆,一副非主流重金属穿着的奚欢用力掰弄着门锁,使劲敲打房门。“可恶,顾穆辰你个混蛋,给我开门!”男人把门打开,冰冷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奚欢。“顾穆辰,你放我出去!我要回家,我要告你违法囚禁!”

    男人看着女孩气红脸的模样,风轻云淡地开口“你是我的未婚妻,这里就是你家。”

    “谁是你未婚妻!老娘不干,谁爱要谁要去,我要回家!”奚欢感觉现在自己简直要被气炸了。

    “哦?我记得你之前说过,相当乐意的。”

    “我……那是……!”奚欢简直要哭。

    那句话,在当时那环境,那情景,你真的这么认为的吗??认真的吗??

    “因为订婚的事,这几天外面的记者比较多,你暂时在林园里休息,不要出去。”说罢,不等奚欢回应,男人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  奚欢,23岁,a市上市公司——奚盛集团的千金二小姐,际立大学大四的学生。

    一个半月前,杨莲在吃早饭的时候跟奚欢说爸爸已经帮你定了个亲事,和顾氏集团那家的儿子,叫顾穆辰,三个月后举行订婚仪式的时候,她根本没当回事。

    奚欢如墨般齐腰长发慵懒的披散在肩头,眉细如远黛,鼻梁高挺精致,即使此刻嘴里塞满面包,满嘴面包屑,也丝毫不降低颜值,反而夹杂着些许俏皮可爱。

    一大早的开什么国际玩笑,她根本没当回事,急冲冲拿起书包就往外冲。

    直到两天后,奚欢看到新闻头条上大写的‘奚盛千金二小姐奚欢与顾少公开恋情,并即将于三个月后订婚’,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,把身后的椅子都给带翻了……


  3. 【独家首发】禁止偷亲(江洲暮顾朝夕)
    顾朝夕第一次见江洲暮。打跑了围堵他的坏小孩,小心地碰他脸上伤口。仿佛疼在自己身上。“你不要哭啊,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。”

    那时候她不知道,这个皮肤很白长得很好看的小男孩,会与她有那么深的纠葛。

    江家独子遗落在外多年,十几岁才认祖归宗。

    而后被送出国,对外一致声称进修学业,二十五岁才归来。

    手段决绝狠厉,不出半年便把江氏大权收拢。

    哪怕传闻江家少爷当年出国是为治病,也有大把的美人前仆后继。

    可没一个近得了他的身。

    谁也没想到,江家与顾家联姻了。

    那个只剩个空壳子的破落顾家。

    顾朝夕不过一个演戏的戏子罢了,除了那张妖艳惑人的脸,无一可取。

    没有人相信这段婚姻会有结果。

    可只有江洲暮清楚,他最黑暗的少年时光,身边只一个顾朝夕。

    会给他糖吃会想方设法哄他开心的顾朝夕。

    -你是从前朝思暮想,也是往后朝朝暮暮-

    【小剧场】

    顾朝夕有条狗,据说陪了她很多年。

    高贵冷艳,谁都牵不走,睥睨不可一世。

    唯有在顾朝夕面前,会把一颗大脑袋拱过去撒了欢地蹭蹭求摸摸。

    后来有一天,那只德牧出现在了江大总裁身边。

    大型犬趴在他身边,时不时亲亲蹭蹭。

    比谁都乖。

    众人:?这不可能是顾朝夕那只!

    没过两天,有爆料晒出一张多年前老照片。

    少年与少女穿着校服并肩而立。

    两人身前,卧着一只德牧幼崽。

    顾朝夕笑容灿烂地看着镜头,而那个清冷的少年,在看她。

    众人:我以为商业联姻结果是他妈的青梅竹马?f**k


  4. 【独家首发】小可怜他权倾朝野了!(陆菀慕容褚)
    陆菀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的小表妹有孕了,孩子是未婚夫的。刚听到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,她呜呜咽咽的跑了。在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,看见有个人横躺在地上,满身是血,奄奄一息。陆菀停下来看了一会儿,用手揩了揩白嫩小脸上的泪水,瘪了瘪嘴,然后瓮声瓮气的说:“你怎么比我还可怜?”同病相怜,同怜相助,于是陆菀将小可怜捡回了家。

    后来,

    陆菀:怀疑捡来的小可怜是个大佬,但我没有证据。

    再后来,

    陆府站队失败,新帝继位,大家都在传陆府要糟。

    陆菀抿了口枫露茶:不慌,小可怜他权倾朝野了,这事儿,问题不大。

    *

    因为双胎不祥,他被皇室所弃。后来被迎回皇宫,披荆斩棘,皇位唾手可得的时候,却被自己的母妃害死。

    一朝重生回到弃子时候……

    去他的皇位,哪有他的菀菀可爱。

    【食用指南】

    sc,1v1

    日常小白文,女主小乖乖,男主重生

    前几章女主有点受刺激啦……


  5. 【热文】从别后,忆相逢++云清韵慕鸿泽
    夜色如水,黑沉沉的天,阴云密布。云清韵开着车,驶向云山。刚把车停下。这时,一辆大奔朝她开了过来,毫不留情撞在她瘦弱的身躯上。

    “不要!”

    云清韵滚翻在地上,满身是伤,气息急促。

    “贱人,是我叫谨瑶开车撞你的。”

    一道冷峻英武的身影走了下来,出现在她面前。

    看到熟悉的身影,她不由得呆立当场,心瞬间碎裂开来。

    慕鸿泽,她深爱的老公,正面无表情表情无比冷漠,像看一条狗一样盯着她。

    他竟然指使自己的妹妹,开车撞自己!

    云清韵打了一个冷颤,怒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    “制造车祸,到时候,你就算死了,也可以用意外死亡糊弄过去。”慕鸿泽冷淡道,语气犀利如刀。

    云清韵摇了摇头,嘴唇发白道:“肚子里可是你的亲生骨肉,你忍心吗?”

    “今晚的车祸,就是为了他,你以为会有人在意你的死吗?”慕鸿泽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的笑意……


  6. 【热文】假如爱下去++顾思曼陆战霆
    手术室。顾思曼被陆战霆压在手术台上,一边闻着浓烈的消毒水味,一边承受着他的撞击。他喜欢这样,每台手术顺利结束后,都要把她压在身下“宠幸”一番,说是庆祝。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,终于结束。

    顾思曼轻轻喘息,正要起身,男人扔过来一张黑色金卡,“五百万,够你出国深造了。”

    语气淡漠,不带一丝温度,和刚刚那个在她身上热情如火的男人判若两人。

    顾思曼不解,“战霆?”

    “叫我陆医生。”男人打断她,不容置疑。

    “战你怎么了?”顾思曼慌张地下了床,莫名地有些心慌。

    直到男人转身要离开,她才反应过来,冲过去抓住他的胳膊,“战霆,你开玩笑的对不对?你和她订婚那我呢?我跟你了三年多了!”

    陆战霆微微眯了眸子,看向她,“顾思曼,从三年前你为了进医院工作爬上我的床开始,我就从没想过会和你怎么样。”

    男人顿了一下,冷眸中多了一丝轻嘲,“各取所需而已。”

    如果他的话像一盆冰水一样兜头泼下的话,那陆战霆此刻俊脸上那冷得让人不寒而栗的表情,更像是淬了毒的刀一样。

    狠狠扎进她的心里,用力绞动……


  7. 【热文】锦画田园+叶聆风周锦
    周锦有一支神笔,只要能力足够,就能开启变画为真实的技能,她一点点辛辛苦苦锻炼自己的画技,一面勤勤恳恳务实种地,终于让金手指越来越亮,日子也越过越好。
    后来还给自己画出了一座桃花源,过起了神仙一样逍遥自在的生活。
    可是谁来告诉她这个光腚男是打哪儿来的?
    男人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,每天跟在她身后,委委屈屈喊:“娘子,我饿!”作品标签: 宠文、腹黑、魂穿、家长里短


  8. 【热文】试婚娇妻深深宠++姜淑桐+顾明城
    这不是姜淑桐第一次收到这种视频。一男一女在酒店的阳台上,女子口中的呻吟浅细而勾人,男子在她的身后凶猛顶入。女人好像是最近挺火的名模言希,男人么,是姜淑桐的丈夫——陆之谦。“砰”地一声,门开了,陆之谦走了进来,姜淑桐的视频还没关。

    陆之谦瞄了一眼,就知道视频的内容了,他唇角冷冷地挑起一抹笑,“怎么?嫉妒了?”

    姜淑桐懒懒地坐在沙发上,“陆大公子自来生活不检点,我早就习以为常,嫉妒——”她“呵呵”一笑。

    陆之谦“啪”地把手里的东西摔到了茶几上,把姜淑桐压倒在身下,阴狠的脸和姜淑桐相聚不过五公分。

    两个人对视五秒,姜淑桐眼中淡然而冷漠的光惹怒了他。

    他忽地撕开了姜淑桐的短裙,要摸向姜淑桐大腿根部的手,却开始哆嗦,悬停在了半空中。

    “姜淑桐,你的第一个男人到底是谁?”陆之谦阴冷而沙哑的声音传来。

    “半年前我就告诉过你,不知道,或者,我不记得。”姜淑桐的眼光瞄向别处,对自己早就不是处女这件事情,姜淑桐破罐破摔。

    两个人领证以后,曾经去做过一次婚前检查——姜淑桐不是处女。

    她不知道婚前检查还要检查这个,医生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把第一次给了站在她身后的陆之谦,只有陆之谦一个人,如同当头一棒。

    自此,陆之谦患上了性冷淡,只对姜淑桐的性冷淡,对外面的女人,他热情得很……


  9. 【热文】天生一对++顾霆深沈远宜
    我扭着肥胖的身躯,费劲的从车里钻出来,再转身更加费劲的从车里把行李箱拽下来,然后艰难的跟在管家身后往别墅里走。未来等着我的是什么?我心里一点数都没有,但我知道这条路是自己选的,就算再艰难也只能走下去。我叫沈远宜,今年二十三岁,身高一米六,现在却有二百三十斤!

    三个月前我还保持着好女不过百的窈窕婀娜,但至从继母带着我同父异母的妹妹进门后,我的身材就像吹气似的横向发展,并且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不喜继母进门,所以才放纵自己一味的豪吃猛塞,最终成了青城的笑柄。

    但我一直都怀疑我的食物被人下了激素类的药物,所以才会在短时间内变成现在的样子。

    我不是没想过抗拒,但根本就没用,绝食对我来说,只能意味着自取灭亡。

    继母进门后我就被软禁在家里,哪里都去不了,吃的喝的也都是继母亲手送到我房间,除了她送来的那些食物,我根本接触不到别的。

    如果我死在家里会被安上自杀的名堂,说不定她们还会将更多的罪名扣在我头上,诬陷我和我母亲一样插足别人的家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    不对,她们是一定会这样做的……


  10. 【热文】旺夫小农女++许如玥明朗
    什么叫旺夫,把傻子相公都能旺成万岁爷,就说服不服。
    娘亲太包子,爹爹很快死,穷得叮当响,还赶巧捡了个傻相公。
    包子娘亲没关系,好好调教还是女强人。
    穷一点没关系,反正她会制香,还怕没钱赚?
    捡来的相公傻乎乎,还是没关系,长得帅就成啊。
    可是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还被皇上赐婚配了个傻相公,这又是什么鬼啦!
    许如玥要跑要抗争,傻子相公却先她一步不见踪影……
    成亲那一日,她问他,“傻子,你不是死了吗?”
    他轻轻拥住她,“我要是死了,谁来做你相公,嗯?”
    1v1甜宠,男女主双洁,欢迎宝宝跳坑。


  11. 【热文】我的房分你一半(陈恩赐秦孑)
    离家出走的陈恩赐,第一次见到秦孑,把他错认为了房东:“租你的房和床!”住进秦孑家的陈恩赐,半夜肚子饿了,敲响了秦孑的房门:“租锅碗瓢盆!”一个月后,陈恩赐看到秦孑领回家一个漂亮的女生,在门口转了半天,然后就咚咚咚的拍向了秦孑的房门:“租洗手间洗面奶沐浴乳!”半年后,陈恩赐喝醉了酒,借着微醺的酒劲,晃晃悠悠的扑进了秦孑的怀里:“租……你!”…我们都活成了我们当初梦想中的样子。我们都还没忘记彼此。本书又名《银河之上的你》』


  12. 【首发】将军家的小媳妇周桂兰徐常林
    秋收后的晚上,大石村的人都在村里的老槐树下乘凉,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着。“周家那十八岁的老姑娘桂兰竟然嫁出去了,也不知嫁给谁了。”“就是那一年前带着两岁儿子来山上住的那个猎户,还换了一头大野猪!”“哎哟,好好的姑娘就这么被她娘留成了老姑娘,临了还给人当了后娘,我听人说那猎户以前可是杀过人的,你们瞅瞅他那吓人的模样哟!”

    深山里,孤零零的木屋子,躺着一个女人,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旧旧的褂子,面黄肌瘦的。

    一个壮硕的男人端着一碗白米粥,拿了汤勺给女人喂粥。女人好似做了什么噩梦,手用力挥舞着。

    周桂兰睁开双眼,看到眼前的男人,手用力往男人的脸锤去,男人敏捷地抓住她纤细的胳膊,往床上一按。

    她一惊,连忙用另外一只手挣扎,那男人用拿碗的胳膊将她一按,两人的脸凑得极近,那男人的呼吸都喷到了她的脸上,温热的触感让她心里一慌。

    “流氓!赶紧放开我,不然我就告你!”

    周桂兰挣扎着,心里一片骇然。

    她不是出车祸死了吗?为什么现在躺在床上,身上还有一个男人?

    正想着,脑子一疼,她忍不住闭眼,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朝她袭来……


  13. 【整理】嫁给爱情
    林红荞惨白着一张脸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,一抬眼便看到了在门外等待的周斌。林红荞颇有些意外,捂住小腹的手下意识挪开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周斌却像没事般走到她跟前,抬手抚了抚她的发:“周玥让我来接你。”林红荞感受到自周斌手心传递过来的温暖,像冬日的骄阳,刹时驱散了她周身的寒冷。林红荞强撑了这些日子的倔强顷刻间崩塌,鼻子一酸,眼泪便簌簌而下。周斌几不可闻地叹口气,将围巾解下又仔细地系在林红荞的脖颈,手揽上她的肩:“走吧,送你回家。”周斌的车里很暖,电台DJ正在播放一首古老的歌,木吉他独有的音色,混合着女生尖细哀婉的声线,让整个车里都充斥着悲伤的音符。“love you and love me从不曾怀疑,你是我永远的唯一可是忽然仿佛回不去像是只迷途在北极的鱼”林红荞觉得自己就是那只迷途在北极的鱼。林红荞斜斜地靠上座位,忍着浓浓倦意却不肯睡,这几日一闭上眼便是母亲老泪纵横的一张脸,她实在是有些心虚。“红荞啊,你都二婚了,折腾不起了,这孩子不能打。日子再难,有个孩子在身边,也能捱下去。”母亲的劝诫犹在耳边,腹中那个孩子却已不在了,林红荞终是再决绝,心里到底还是有些心痛的,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,泪水便糊满了脸。她曾经是多么渴望能有个自己的孩子,日思夜想,几近癫狂,她又何尝不想安稳过日子,可当日子过成了煎熬,又谈何安稳?那些年当她真心实意满腔热忱地拥抱生活时,生活又馈赠给了她什么?背叛,羞辱,声名狼藉。她才三十二岁啊,却沧桑如经年老妪,背着这副空荡荡的躯壳,游荡在城市一隅。而伤害她的人,升官发财,娶妻生子,且光鲜亮丽。叫她如何能甘心。林红荞情绪有些起伏,连带腹部也越发疼得厉害,一声闷哼没忍住,就见周斌拿着一个暖水袋回头望她:“抱着这个能舒服点,先躺下睡会儿吧,到了叫你。”……


  14. 【整理】岁寒犹与盼春朝+++选自“飞魔幻”
    管他人世与仙班,寒冬已去,灼灼春将至。楔子小饺子成了仙,到东海方诸山中,去拜见掌管仙箓登记的小仙官。“饺子也能成仙?可还真是个稀罕事儿。”仙官握着狼毫笔,上下打量着她,奇道,“古往今来食物成仙的例子其实也不少……例如说人家肉类蛋类,是胎骨化养、血肉有情之物,成了仙不稀奇;像西瓜、柿子这种蔬果草木,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,也还说得通;像腊八粥、粽子、元宵、月饼,乃人间节日专属,百姓情之所寄,自然感化。但你饺子……人人能包、日日可吃,实是普罗大众、家常便饭,这,啧啧……”

    仙官感慨三界之大、无奇不有的同时,将“饺子仙”之名记在竹简上,问道:“这边登记需要详细信息,说吧,你是什么馅的,韭菜鸡蛋还是猪肉三鲜?”

    小饺子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  仙官笔尖停顿,又问:“那你到底是怎么成仙的啊?”

    小饺子继续呆呆地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补充道:“我只知道我是来找一个人的。”

    仙官问:“找人?谁啊?在这天上吗?”

    她咬着嘴唇,想了很久,依旧摇头。

    “……”仙官见状,气得手里的笔差点折断了。


  15. 【整理】长相无依+++选自“飞魔幻”
    昭言行遍千山万水的脚步,最终顿在了帝京,顿在了这人的眉眼之中。作者有话说:
    这篇稿子最初的构思就是四个字:求而不得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,每个人都做着和自己身份对应的事情,但最终的结局还是走向了不可挽回的地步。楔“大夏有善口技者,仿万物声,无一有异。又习腹语,世人称奇。”

    昭言细细算了算,她和柳辰景相识至今,也不过才两年光景。

    九王爷的婚宴打从去年年关就有了风声,到今年快要入冬时才择定良辰吉日。虽离成婚大典还有一月之余,但帝京早已是一片喜色。

    盈盈长街十里红绸,碧瓦飞甍之上悬挂着刻有朱雀蛟龙的铃铛流苏,连商市挂着的五彩灯笼也都换成了大红色。

    他要娶的是大将军贺清来的遗孤,贺眠卿。

    十年前,大皇子起兵逆反夺位,派人诛杀告老还乡的贺将军。贺家上下百来人,只余了贺眠卿一个小姑娘逃亡在外。九王爷带兵平反,几年之后方才寻到贺眠卿。皇帝有愧于贺将军,便做主将贺眠卿许配给了九王爷。

    昭言得到消息后,便跟着入了帝京。

    传言贺眠卿当初被蓉城一家钱庄收留,那个钱庄不过是个分行。如今贺姑娘便是住在坐落于帝京的钱庄总部。

    几番探听下来,昭言便直奔向贺眠卿的住处。

    钱庄总部的府邸很是富丽堂皇,昭言提了轻功从后院翻进去,转过几个抄手游廊,便听见了姑娘家娇滴滴的啼哭。

    她没敢凑得太近,便择了个隔得最远的窗棂探听,那啼哭的内容无非是“多谢老爷夫人多年的养育之恩……”,这大抵是贺眠卿在叙旧情了……


  16. 穿成人鱼后,我嫁给了一条龙
    帝国太子兼战神闻景,星际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。无心选妃,沉醉于征服星辰大海。
    一晃眼,成了两百岁的老光棍。
    帝国人民以为他会孤身到老,皇室选妃了。
    万众期待的选妃大典,各种族的美人争相报名,有能力,有才华,有背景,有美貌。
    太子本人却选了最不起眼,最没实力,还是个能力觉醒失败的人鱼。
    帝国民众:太子是不是没有睡醒?
    众人等着皇室宣布太子妃重选,等啊等,等到了太子和人鱼订婚大典。
    所有媒体蜂拥而至,采访异军突起的准太子妃沉鱼。
    记者:请问准太子妃殿下,你拿下太子殿下的秘诀是什么?
    沉鱼:大概,我会变色。
    记者:……
    小剧场:
    沉鱼知道自家男人是帝国太子后,有了落跑的想法。
    沉鱼知道太子妃标准后,将想法变成了行动。
    历经无数盘查,沉鱼终于到了向往已久的大海,还未投身自由的怀抱,头顶飞来一条黑龙,双目赤红的看着她。
    下一秒,黑龙化成人,将沉鱼死死按在树上。“你不要我?”
    沉鱼双腿发颤,鼓起勇气开口。“你是太子,我是平民,咱们不合适啊。”
    一句话简介:人鱼的求生日常
    内容标签: 科幻 穿越时空 机甲 星际
  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沉鱼,闻景


  17. 男主他马甲超多
    卫潇穿了,成了剧本里下场凄凉的恶毒女配。
    她正要改写女配的人生时,发现上一世虐自己上瘾的死对头也穿来了,穿成了女主。
    死对头女主这一世又和卫潇刚上了,抢男主,抢卫潇的继哥。
    卫潇主动把狗男主温荀让出去,他却阴魂不散地粘上了她……
    ——
    后来。
    温荀和别的女人相亲。
    女方:“有车吗?有房吗?有存款吗?”
    温荀:“没有。”
    女方:“你一个奔三的剩男,除了一幅好皮囊外什么都没有,也太不靠谱了,简直浪费我时间。”
    *
    温荀和卫潇相亲。
    温荀,“我在全球各地有多处房产,每处车库里都是车,现今资产估算千亿吧,我很靠谱,不会浪费你时间。”
    卫潇:“……所以呢?”
    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    内容标签: 女配 甜文 现代架空
  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卫潇,温荀 ┃ 配角:预收文《穿书后被反派大佬盯上》 ┃ 其它:
    一句话简介:我车房钱都有,和我结婚吧


  18. 修【热文】厉少女人谁敢娶++厉北宸叶倾歌
    厉北宸,叶倾歌未婚夫的小叔,厉家的掌舵人。
    矜贵冷然的他,却夜夜来敲她的门。
    她说,“小叔,脸是个好东西,拜托你要点行吗?”
    他说,“叫小叔上瘾是吗?我儿子都叫你妈了,你是不是该……改口叫老公了!
    ”有人问厉北宸,为什么对叶倾歌那么好。
    他说:“十八岁为了给我生孩子,胖了三十三斤,忍受了二十七个小时的阵痛,这样的女人不敢不对她好,也不能不对她好。”
    有人问叶倾歌,厉北宸哪里好,她说“肾好!”


本站图书和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,管理员邮箱:kutushu@qq.com
酷图书 » 《4月14日更新小说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