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4月12日更新小说》

《4月12日更新小说》

下载地址:蓝奏云盘 密码:8dkd
下载地址:百度云盘 密码:iu6z
  1. [推荐]霸道总裁他带球跑了(席厌柏乐)
    柏乐最近沉迷于一本狗血虐文,坚定不移的嗑男女主cp,极其痛恨在两人之间使绊子的炮灰恶毒富二代总裁,
    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然穿成了自己最讨厌的炮灰霸总,给男主设计下药没想到把自己栽进去了。
    而就这一次便中了头彩,于是他毅然决然的决定带球跑了,没想到第二天就被逮了回来。
    从此之后一遇到公司合作重大事项,柏乐便冷冷一笑,悲壮的拿根钢笔出来在肚皮上戳来戳去,就差在自己肚皮写上威胁两个字。
    “你签不签字。”
    席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片刻,最后还是刷刷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大字。
    “签了,乖,你先把笔拿开。”
    毫无感情基础的双方一致决定生完孩子不对劲就离婚,可最后柏乐发现这个男人根本没有一点契约精神。
    食用指南:【非现实现代社会】
    【非强强,假霸总真地主家傻儿子】
    内容标签:生子豪门世家甜文 爽文
  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柏乐┃配角:预收文《穿成装O的白莲花alpha》求收藏┃其它:
    一句话简介:然后被揪回来使劲宠


  2. [推荐]金丝雀宠主日常(少文欧仁锦+)
    [攻视角文案]
    欧仁锦喜欢包养漂亮小男孩,是因为喜欢看戏。
    看他们狂妄膨胀、恃宠而骄;看他们唯唯诺诺、谄媚放荡;看他们另有所图,勾心斗角。看所有人性本恶的那一面。
    直到,他捡到了一个小可怜。
    小可怜懵懵懂懂,无依无靠,把他当作整个世界。他会花光所有的工资给他买礼物,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挡在他面前,甚至……
    会在知道他们心脏配型成功后,用最平静淡定地语气对他说:“很感激你一直隐瞒我,可是,我早就准备好了为你献出心脏。”
    [受视角文案]
    036作为试验品出生,没有父母,没有朋友。
    作为唯一成功的“可再生器官培养皿”,他身体里的每一个器官,都曾经无数次的被切割移植给钱权通天的富豪过。
    在早已习惯了痛苦之后,他遇到了那个全世界最特别的人。
    他特别好,好到让他想要马上挖出自己的心脏。
    ps:忠犬受,攻受互宠  内容标签: 幻想空间 穿越时空 娱乐圈 甜文
  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欧少文,欧仁锦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    一句话简介:虚伪阴暗攻&实验品小可怜受


  3. [推荐]你是塞北哪颗星(蒋新罗刘湛)
    蒋新罗站在炮火连天的瓦尔达最高端,拍摄被冬日埋葬的人脸。他抢走摄像机:“小作家,我们规定不能被拍到。”“………不……不不不能删。”他挑了眉,改口:“小结巴。”“死”了一年的蒋新罗找到刘湛,还是在她“祭日”当天。

    男人把她挤压在墙角:“你真体贴,没在晚上装鬼吓我。”他低低笑了声,嘴唇轻轻贴在她耳朵上吻了吻,又亲了亲。

    标签:寻找、救赎、爱、记忆

    男主:现役军官

    女主:战地摄影作家

    《你是荒野哪阵风》姐妹篇,欢迎收藏

    现言接档文《埋在克卜勒的星星》欢迎预收


  4. [推荐]深情定制(季凌池书)
    看清联姻对象的脸,池书惊得脚一软:“我传闻中的未婚夫……不是缺条腿儿吗?”男人勾唇讥诮:“嗯,被你劈断一条。”池书:???她没劈腿,她不承认!昔日的傻白甜男人,变成了个巨有钱的大佬。收购了她家公司,买走了她的大别墅,并且黑化得极为彻底。

    池书感觉迟早会被搞死,日常对未婚夫投怀送抱,争取苟过三个月。

    英年早孕,她很上道,偷偷带球跑路:“免得他又说我想讹他钱。”

    黑化失败的男人:“回来。”

    “讹多少?都给你。”

    【傲慢妖孽X色令智昏】


  5. [推荐]喜欢你这件事呀(阮卿顾景辞)
    ①跟顾景辞初遇那天,阮卿喝了酒,迷迷糊糊之间就抱住眼前的人吃了人家豆腐。
    某次她作为优秀毕业生回学校帮忙,被安排跟新来的“顾老师”一起,阮卿全程小心翼翼的不敢造次。
    工作结束后,顾景辞睨了她一眼,声音清冷:“你那天摸我的时候胆子不是挺大的吗?”后来阮卿喜欢顾景辞,几乎所有人都说他们不合适,顾景辞成熟沉稳,资历家世也好,而她年轻冲动,家境普通,两个人天差之别。
    就连阮卿也觉得他们不合适的时候,顾景辞跨越了整个城市的距离来到她身边,把她紧紧地揽在怀中。
    “没关系,我一定会来的。”②D大学生最爱选的就是德语外贸学,授课的顾景辞温柔耐心又长了张女生梦中情人的脸,众人皆知他温柔耐心其实却难以亲近。某次下课后,一批学生围上去,顾景辞说了句:“不好意思,今天有点忙。”
    “女朋友在等我。”随后他们看到顾景辞走过去,揽住了某个女生的腰,温柔又宠溺,羡煞旁人。
    有人路过教室后门,忽然看到平时温和的顾老师把一姑娘抵在角落,声音低哑隐忍,还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:“我吃醋了。”

    …原来看似清心寡欲的顾老师也会有惊人的占有欲。

    【食用提示】:年龄差七岁/平凡又普通的日常向/小甜文/成熟男人和初入社会的少女/元气少女x温柔白切黑
    内容标签: 天之骄子 婚恋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

  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阮卿,顾景辞 ┃ 配角:下本写《可爱的样子你都有》 ┃ 其它:

    一句话简介:正文已完结:七岁年龄差的小甜文
    总书评数:2936 当前被收藏数:5305 营养液数:1548 文章积分:178,854,208


  6. [推荐]喜喜(雾宁李知夏)
    小结巴雾宁揪着李知夏据说价值五位数的大衣衣角,磕磕绊绊:“我喜喜、喜喜……”李知夏:“洗洗洗啥呢?”把小结巴的手反握住,眉眼含笑,“要给我洗衣服?”雾宁急得眼睛都红了,“喜、喜欢!”冰凉的六角雪花飘落下来,黏在两人鼻尖上。“好啦。”李知夏把雾宁羽绒服上的帽子拉起来,盖在雾宁头上,紧了紧她身上的衣服,“我也喜欢你,很喜欢很喜欢你。”

    当腐女小结巴作家雾宁遇上骚包影帝李知夏

    叶晋衍问:“站我媳妇旁边那个伴娘,介绍你们认识?”

    李知夏拒绝,“不用。”

    雾宁,他认识。

    年少时暗恋的小结巴学霸学妹。

    ——

    他们相识在2011年的秋天。

  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李知夏还能清楚记得当年自己在那一眼回眸中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
    雾宁那双黑白分明的眼,澄清透亮、无尘无杂。

    ——

    /掉马或许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/

    /心上有个人,才能活下去。/


  7. [推荐]重生后前夫篡位了(阮觅赵允煊)
    阮觅嫁给了南阳侯府的次子顾云暄,
    可是这位侯府次子不仅混账,还被阮觅发现他有一朝显贵就要降妻为妾的心思。
    阮觅怒,不顾众人反对坚决和他和离了。
    可是和离不过三年,顾云暄突然篡位称帝了!
    阮觅眼前一黑,这回还有人敢娶她吗?
    阮觅她叔她婶她兄嫂:这是重点吗?
    新帝:呵,谁敢娶朕前妻,朕灭他满门!
    太子:呵,谁敢觊觎孤母后,孤打断他的腿!
    阮觅:呵呵,你还没人家腿高呢!!※男女主土著,女配穿越
    ※男主追妻火葬场,女主只想锤爆皇帝狗头
    总书评数:4444 当前被收藏数:23119 营养液数:3727 文章积分:411,485,344


  8. 【独家首发】爱是掌间沙(梁斐然明世恒)
    明世恒,我警告你,你不要过来!明世恒,你给我滚出去!滚出去……酒吧里喧嚣轰鸣,但明世恒耳边依旧在不停地嗡响着,就好像那个女人还在他身边尖叫一般。“你别妄想了,我早跟过董嘉逊了,我……只是来例假……。”那个女人惨白的面孔上全是嫌恶,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,僵硬的身体,剧烈的颤抖都在说明她有多么排斥他。“为什么是董嘉逊?你不是说你要追我吗?嗯?你是不是说话不算话?”

    “多少年前的事,我都忘了。”女人侧歪过头,轻轻呼出一口气,闭上她浓密的双眸,她的眼睛是他见过最倔强的眼睛,她似乎,从来不哭。

    明世恒把手上的酒瓶狠狠砸在墙上,他得到她了,可他为什么一点都不开心,甚至还很痛苦。

    在明世恒醉过去的那一刻,他的嘴里还在咀嚼着一个名字。

    梁斐然。

    ……


  9. 【独家首发】麻辣小娇妻:捡个相公好种田(张子衿渊九离++)
    迷迷糊糊之中,张子衿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扶了起来,接着一股苦涩的味道,在她的味蕾之中弥漫着,张子衿皱着眉头,下意识的想要抗拒,但是身子却是完全的不受她的控制,略带不难,张子衿心中郁闷又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    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,再次醒来,张子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旧不堪的木板床上,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棉被,补丁摞补丁,已经看不出哪边是面哪边是里,不过却胜在干净。想必对方也是个爱干净的人吧?
    只不过张子衿此刻却没心思去管这些,她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自己会躺在这儿?
    撑着身子,刚想要坐起来,额角忽然传来剧烈的疼痛,使得她差点儿惊呼出声。
   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角,结果却只摸到了厚厚的类似于纱布一样的东西。
    饶是张子衿再见多识广,也有些蒙圈了,她明明是在参加闺蜜的婚礼,因为肚子饿了,就随手吃了一块糕点,结果被噎住了而已啊?
    想了许多种可能,都被张子衿一一的给推翻了,唯一仅剩下一种可能,虽然是最不荒诞的,不过却也是唯一可以解释得通的。看着那一双不属于满是老茧,明显的不属于自己的手,再结合着屋里的摆设。
    张子衿不得不认清现实,自己穿越了。
    只是这也太狗血了吧,别人穿越都是什么高门大户,公主王孙,这怎么到她这儿就完全的行不通了呢。
    瞧着小身板,干干瘦瘦的,估计就算不是什么烧火的丫头,也恐怕是个古代乡下的穷丫头吧!
    张子衿一个人坐在床榻上胡思乱想着,忽然听到外面有动静,接着木门就咯吱一声被打了开来。
    一个年纪看上去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,端着碗走了进来。
    张子衿好奇的打量这妇人,想必这就是这具身体的母亲吧……


  10. 【付费独家】储宫正春色(董玉翎周瑁)
    董玉翎,五世将门之后,内定的太子妃。可惜先太子早逝,她让师哥入赘。但她是命里注定的东宫妃,皇帝亲手扶她上位。觊觎皇位的人都当胆怯,既嫁从夫,披荆斩棘,神佛无阻,

    必将辅佐储君登基。

    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

    问:强扭的瓜不甜怎么办?

    太子瑁语重心长:捋顺了再摘,就甜了。

    问:太子殿下老爱动手动脚,您怎么看?

    太子妃冷漠以对:不是我让他,他根本近不了身。

    高贵冷艳易傲娇炸毛爱手动脚太子瑁X嘴硬心软武力值高反被动手动脚太子妃

    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~~·


  11. 【付费独家】你是小心肝(易骁孟念念)
    【鸡飞狗跳的校园甜饼,张嘴吃糖】【下一本《我是他罩的[互穿]》求收藏】1.建筑系的鬼才学神易骁,个高腿长,人糙还野。长得帅,成绩好,打球利索,身材还特别棒。

    小女生们按捺不住,前仆后继,花式表白。

    易骁皱眉:“不要,拿走,什么玩意儿,离我远点。”

    大概是天才脑回路都不太正常,枯木桩子永远开不出桃花来。

    2.

    直到又一年迎新,他们院里来了个俏生生的小学妹。

    学妹唇红齿白,长发白裙,温柔善良不说,还拉得一手漂亮的小提琴。

    易骁把人喊出教室,告白的直球怼到了人家姑娘脸上。

    “我用三天来确定爱你,你要几天?”

    小时候他不懂喜欢,长大了才知道情爱。

    易骁幼时没保护好的姑娘,现在认真放进心里。

    3.

    孟念念奔着光去,结果却被太阳拥了个满怀。

    易骁疼她爱她到骨血,掺不得一丝杂质。

    “我有病。”易骁声音冷静,表情漠然,“我太爱你了。”

    孟念念以为这是句情话,可是易骁只是在陈述事实。

    “我太极端,会毁了你。”

    1.白切黑病娇大金毛x治愈系自强小野猫

    2.青梅竹马重逢,互宠,认真谈恋爱

    3.1v1,he,前期男主视角后期女主视角

    4.鸡飞狗跳的校园喜剧,甜就完事儿了


  12. 【热文】爱你如痴如醉++白玲戈秦予钦
    零度俱乐部。白玲戈透过层层叠叠的酒瓶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。秦予钦,那个毁了她一切的男人!白玲戈嘴角的笑容僵住,手下飞快地动作了起来。一杯“tomrow”即刻便成。

    她用指尖捏紧高脚杯,绕出吧台,走到他的身前,将杯子放下,轻轻一推,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  “当年你不告而别,就是为了做这么一个下贱的调酒师?”秦予钦嘴讽刺地盯着她。

    八年未见,他依旧是字字锥心。

    白玲戈唇角勾起一抹笑,将调好的酒推至秦予钦跟前,“这酒算我请你的。”

    “请我?”秦予钦双眸死死凝视着白玲戈。

    白玲戈笑着伸手端酒,“秦少不喜欢,我端走就是。”

    秦予钦快一步端起吧台上的酒,一饮而尽。

    “这酒可还……”

    白玲戈话音未落,秦予钦倾斜着倒在大理石地板上,一动不动。

    这酒之所以命名为“tomrow”,那是因为喝了它的人再醒来没有不是明天的。

    做了八年调酒师,她终于亲手将自己的仇人撂倒在地上了……


  13. 【热文】法医狂妻护娇夫(伊芙蒋煦瀚)
    上一世,伊芙是才名远播的天才名法医,游走在尸骨间屡破奇案,格斗、医术、射击……样样精通,让大佬们闻风丧胆。这一世,她的执念只有他,只想弥补上一世对他的伤害,好好护他、宠他、爱他!且看智商超群情商负数的冰美人如何自修恋爱宝典,在征服某人的时候,顺便虐该虐的渣,打该打的脸。本文1vs1,甜宠无虐,爽文,坑品良好,欢迎入坑!


  14. 【热文】恨悠悠,几时休++叶若岚南宫翎
    疯狂的漫天大火,似乎想要吞噬一切,叶若岚全身都是血污,跪倒在清风阁的大门前。  她眼神空洞沉寂,透过熊熊的火焰,看着清风阁里横七竖八倒着的尸体,这里是她的家,里面都是她的亲人,他们全都死于她最爱的男人之手。许久之后,叶若岚摇摇晃晃起身,缓缓抬头,双眼通红,盯着被火光映红的天空,声嘶力竭的喊道:“苍天!如果你能听见!我叶若岚在此发誓,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要让南宫翎血债血偿!”说完之后她毅然决然冲进了火海,结束了她年仅十八的如花生命!……

    七月流火,天气转凉,酷暑之后,日子开始舒适。

    叶若岚闲闲的靠在贵妃榻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看着手中书,织锦站在榻前,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王妃,侧王妃刚才在咱们殿前中暑晕倒,王爷恐怕会来兴师问罪。”

    叶若岚冷哼一声:“来就来呗,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    她的话刚刚落地,就听到院门被猛然推开,她嘴角上翘,冷笑一声,来的可真快!

    南宫翎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,高声质问道:“叶若岚,你为何要一再欺负燕儿?”

    叶若岚瞟了他一眼,南宫翎长身玉立,面容极为俊美,这曾经是她爱的刻骨铭心的男人,也是她现在恨的刻骨铭心的男人。

    “王爷,您可冤枉我了,侧王妃主动来请罪,非要跪在我的殿前,我又有什么办法?”叶若岚十分无辜的说道……


  15. 【热文】京华烟云++少帅你老婆又跑了(顾轻舟司行霈)
    民国十二年的冬月初八,是顾轻舟的生日,她今天十六岁整了。··暁·说·她乘坐火车,从小县城出发去岳城。岳城是省会,她父亲在岳城做官,任海关总署衙门的次长。她两岁的时候,母亲去世,父亲另娶,她在家中成了多余。母亲忠心耿耿的仆人,将顾轻舟带回了下老家,一住就是十四年。

    这十四年里,她父亲从未过问,现在却要在寒冬腊月接她到岳城,只有一个原因。

    司家要她退亲!

    岳城督军姓司,权势显赫。

    “是这样的,轻舟小姐,当初太太和司督军的夫人是闺中密友,您从小和督军府的二少帅定下娃娃亲。”来接顾轻舟的管事王振华,将此事原委告诉了她。

    王管事一点也不怕顾轻舟接受不了,直言不讳。

    “……少帅今年二十了,要成家立业。您在下多年,别说老爷,就是您自己,也不好意思嫁到显赫的督军府去吧?”王管事又说。

    处处替她考虑。

    “可督军夫人重信守诺,当年和太太交换过信物,就是您贴身带着的玉佩。督军夫人希望您亲自送还玉佩,退了这门亲事。”王管事再说。

    所谓的钱权交易,说得极其漂亮,办得也要敞亮,掩耳盗铃……


  16. 【热文】喜欢你暗恋我++齐承之宋羽
    七公子①,腹黑老公来敲门她是齐家二公子的未婚妻,家里破产,婚约作废,她终于可以去追求自己所爱!
    然而……
    “简逸,我喜欢你。”门外,她低头羞涩告白。
    “乖,别闹。我都准备好了,你却告诉我你喜欢别的男人?”门开,齐承之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,镜片反了一下光。
    *
    她以为永远都不会再回到那个矜贵的圈子,却又被他一手拉入。
    “宋羽,原来是我准弟妹,现在是我准媳妇儿。”面对家人不善的脸色,他如是说。
    “……”家人无语。
    “肥水不流外人田嘛。”他又说。
    “……”她无语。
    *
    破产多年后第一次相见,他救她于一众不怀好意的奚落嘲讽。
    第二次相见,是因人生中第一单大工程,他是她必须讨好的大Boss。
    她以为这个腹黑的男人对她只是一时无聊的追逐,她从不敢在他身上弥足深陷。只是当两人牵牵绊绊,一颗心早已不是她能掌控。
    她不知道,她心中藏了一个竹马,而她却是他心中所藏的青梅。
    花开那年,他握着她的手,教她写下人生中最先学会的两个字,不是她的名字,而是……
    *
    宋羽:“承之,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?”
    齐承之:“看了想睡。”
    宋羽:“……”
    *
    “承之,今天谈生意,张总太太拉我打麻将,我不好意思赢,就输了她一万。”宋羽很纠结。
    “下次把这支票本撂桌上,让她别小家子气的一张张的人民币算。”齐承之说。
    “那下次我争取赢套房子回来。”她看一眼支票上的数字。
    “我看好你哟~”笑眯眯,抱着亲一口。
    *
    某女甲:“承之哥,她今天态度特别不好,多给齐家丢人啊!”
    “我惯的。”齐承之面不改色。
    某女甲:“……”
    *
    某女甲:“承之哥,作为你的妻子她什么都不干,还让你伺候她,也太不像话了!”
    “我宠的。”齐承之面露不耐。
    某女甲:“……”
    于是,两人一直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。
    *
    这是一个狼把竹马踹,绕床弄青梅的故事。


  17. 【热文】重生之总裁太宠妻(林唯谢满)
    前世,谢满意识到自己对林唯的爱比他想得要深的时候,林唯死了。
    重来一世,谢满不仅要把林唯重新追回来,还要把林唯宠到没朋友。
    宠妻日常
    林爸某次喝醉了对谢满说:“你啊,哪都好,就是我没把她教的好一些。养几只猪都比她省心。”
    林唯在旁边不满,谢满对着她微微一笑,开口回答:“没事呢,爸,以后这只猪由我来养。”


  18. 独家《幻想对象》
    老许透过门缝,看见只有林诗雨一个人在办公室,顿时激动无比。林诗雨是老许小孙子的班主任,刚从师范学校毕业不久,今年也就二十三岁的年纪,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青涩劲儿。林诗雨留着一头黑色长发,现在低着头工作看不清表情。但是因为姿势原因,她胸前看起来比平时还要丰满,似乎随时都要将衬衫撑开。自从第一次帮儿媳接孙子认识了这位林老师,她就成了老许每晚的幻想对象。现在老许已经主动承包了每天接孙子的工作,老伴儿几年前生病离世了,每天看看林诗雨再跟她说说话,成了老许最期盼的事。不过,接孙子的时候人来人往的,老许最多就能和人家聊个两三句。要不是今天孙子犯了错被叫家长,老许也不可能有这样与她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    老许双眼火热,呼吸也急促起来,控制不住推门走了进去。

    推门声响起后,林诗雨急忙抬头看去,就看到老许火辣辣的目光正盯着自己。

    “许叔您来了?真是不好意思,要不是今天许文文在学校犯了错,也不会这么急就把您喊过来……”

    老许根本没心思听林诗雨在说什么,现在距离更近了,他甚至能看到林诗雨白衬衣里隐约透出的里衣轮廓……还有她被包臀裙紧紧裹住的挺翘臀部,以及裙子下两条被薄丝袜包裹的笔直长腿,这瞬间就让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    “许叔,你听到了吗?”

    感受到老许似乎要喷出火一样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胸脯,林诗雨的俏脸瞬间出现了一抹红晕。

    林诗雨一直在这所学校任教,很多学生家长都这么色眯眯看着自己,好像自己没有穿衣服一样……


  19. 独家《偷X的老师》
    隔壁房间里,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,老马知道,那对小夫妻又开始折腾了。透过门缝,老马看见屋内的一对男女纠缠到一起,激情火热的画面令他顿时血脉喷张!这对小夫妻是老马家里新来的租客,男的叫张小军,女的叫邱兰馨,二人都是实验中学的教师,新婚后刚来市里参加工作。邱兰馨今年二十多岁,年轻貌美,身高一米六五,五官精致,肤白水嫩,长发齐腰,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像是会说话一样,而且身材火辣,前凸后翘,走到哪里都是男人关注的焦点。看着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身体……

    老马看得鼻血都快流出来了,他现年已近五十,老婆十年前去世后,他就一个人过,也没找个老伴,早就忘了女人是啥味道,没想到今晚起夜床,居然发现隔壁的小夫妻正在做功课。

    这一幕,让老马干枯的心田犹如久旱逢甘霖,心中透露着渴望!

    情不自禁的,老马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一只手不安分了……


  20. 孤城闭(清平乐)
    我为她亲驭车辇,疾行于东京的夜雨中。
    “到了么?”她间或在车中问。她的恸哭声迤逦全程,这是夹杂在其间我唯一能辨出的模糊的语音。
    “快了,快了……”我这样答,扬鞭朝驾车的独牛挥下。那步态一向从容的畜生舍弃了它一步三叹的习惯,惊恐地奋蹄前奔,车下轴贯两挟朱轮,辘辘地穿行于杳无人影的巷道。
    日间繁华的街市蓦然褪色成暗青残垣,于我眼角随风飘远,我们应是行了不少的路。无边的雨和着她的悲伤打在我身上,浸透我衣裳,那潮湿蔓延而入,连带着心底也是一片冰凉。
    在她的哭声中我渐趋焦灼,而我不敢回顾,只频频加鞭,冀望于速度可以引我们瞬间穿越眼下困境。
    曾经往返多次的路途何时变得如此幽长?仿佛抵过我半生所行的路。
    她一直哭。
    “还没到么?”她又嘤嘤泣问。
    我张了张口,却没发出任何声音。刹那间我只觉自己前所未有地虚弱无力,且悲哀地发现其实我并无把握带她渡到这暗夜的彼端。
    又转过几重街市,好不容易,我们才驶上西华门外的大道。拨过层层雾雨,那巍峨皇城逐渐变得清晰,琉璃瓦所覆的檐下挂着数列宫灯,砖石间甃的高墙上镌镂有龙凤飞云,这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。
    西华门早已关闭,守门的禁卫见我有驱车而近的趋势,立即远远朝我呵斥:“何人如此大胆,居然驾车行近皇城门!”
    我犹豫了一下,便将车停住。才一回首,欲请她稍候,容我先去通报,却见她已自己掀帘而出,下了车便朝皇城门疾奔而去。
    极度的悲伤使她适才毫无整理妆容的心情,还如我们离开宅第时一般,她披散着长发,衣襟微乱,不着霞帔与披帛,连那一件不合时宜的外衣都还是我那时仓促间给她披上去的。
    她就这样随性哭着奔向西华门,尚未靠近便被迎上来的两位禁卫拦住,一人抓住她一支手臂,怒喝着要将她赶走,而她也越发癫狂,不知何以她竟有如此大的力量,硬生生地从两人的挟持中挣脱开来,加快步伐跑至西华门前。
    她伸出纤小的双手,拼命拍打着紧闭的宫门,和着哭声扬声高呼:“爹爹,孃孃,开开门!让我回去……”
    两侧禁卫一片哗然,纷纷赶来驱逐她。她被另两名高大禁卫拖离,而她手仍尽力向前伸去,想触及那金钉朱漆的冰冷宫门。她不停地唤着父母,有响雷碾过,风雨声显得浑浊,她的哭音在其中幽幽透出,无比凄厉。
    禁卫把她拖了数十步后停下,把她猛地抛在地上,见她还想站起跑回,其中一位便怒了,一壁斥道:“哪来的疯妇敢在此撒野!”一壁倒转所持的戟,将杆高高扬起,眼见就要打落在她身上。
    他没有挥下,因我从后握住了他手腕。
    禁卫回看,随即怒问:“你是何人?”
    我没有回答,目光越过禁卫的肩顾向地上的她。
    她半躺着,那么无助地饮泣。面色苍白,瘦弱身躯躲在宽大的淡色外袍下,像一泊随时会隐去的月光。
    更加恼火的禁卫抽手出来就要转而击我,这回却被他同伴喝止。
    “且慢!我认得他。”另一位禁卫说。又再上下打量了我几番,才肯定地低声对持戟人说:“他是中贵人梁怀吉,以前也曾数次经这里出入禁中的。”
    持戟人愣了愣,然后转头看被他们推倒的女子,讷讷地再问:“那这位小娘子是……”
    我走去将她扶起来,确认她不曾受伤后才转视禁卫,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    “兖国公主。”我说。……


  21. 首发《云边有暖阳》陈仰李长门
    市一中校长办公室李长门低头站在李贤勋旁边,对面的校长扶了扶老花镜。“这事比较严重,我也知道长门不是那种蓄意滋事的孩子。”李长门听见这话,还指望着这事有回旋余地。——“但是……”

    李长门又听见这俩字,在一中待下去估计是没戏了!

    “那边不好处理。”校长为难道。“我只见过女孩子打架,顶多抓头发扯衣服。”

    “但是长门这……不太妥吧。即使是那边孩子有错在先。”

    李贤勋眸子暗了暗,神情急切“那怎么办?没学上了?”

    不等对面的校长回答,李贤勋就拍了李长门好几个巴掌,在背上,李长门有点懵。

    李贤勋:“谁让你动手打人的!?”

    李长门迷惑,接着又看见李贤勋的一个wink。

    李长门点点头,眼眶开始红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,“爸,我错了,错了,我再也不了……呜呜呜”

    李贤勋还一直打李长门,对面的校长懵了,急忙拉开李贤勋。

    “别打孩子。”

    李贤勋指着李长门,‘气急败坏’:“真不是个东西!”

    李长门站在一旁低头轻轻的抽泣。

    校长揉了揉眉心,“这样吧,我给长门联系别的市的高校,这处分我也不给了,这事也不耽误咱们生意的友好往来,你看……?”

    李贤勋想了想:“这事得封锁,还有那段视频和学生们的嘴……记得澄清。”

    校长点点头……


  22. 修【独家首发】穿书嫁给残疾王爷之后(颜水心萧夜衡)
    颜水心穿书后成了安王爷在监牢里被迫娶的王妃。囚犯们都道安王是得罪了皇帝,才被挖了一只眼、毁容,砍了一条腿。人人可欺安王。颜水心看过原书,安王不但没得罪皇帝,他的伤还是救皇帝光荣来的。这不是普通的囚牢,而是反派晋王为了谋财夺位、排除异己,集纠权贵弄出的致命死牢。

    牢里的囚犯每天死几个,死哪个,成为了权贵们重金押大小的乐子。

    半年以后,皇帝带领禁卫军救出安王。

    牢里的三百三十号人,就剩几个没死了。

    皇帝让安王决定剩余牢犯的性命。

    安王面无表情地挥挥手:“挖个大坑,都埋了吧。”

    安王妃就在填满土的大坑里壮烈升天了。

    ……

    颜水心穿过来的时候,被砍了腿的安王刚被狱卒强押着与她在囚牢里拜了堂。

    她可真倒霉。

    为了半年以后不被活埋,颜水心只能不嫌弃地在牢里给安王当特级看护,陪吃又赔睡。

    离开囚牢后,安王的前未婚妻被迫五年嫁不掉,悔不跌地要重投安王怀抱。

    安王一把搂过颜水心:“安王府的女主人,除了她。觊觎者……毁容。”

    颜水心掬了一把心酸泪:总算拿下了残疾夫君的心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萧夜衡自从眼瞎毁容之后,已心如死灰。复又断了一条腿,他的人生已经跌进地狱。

    万念俱灰地想死在牢里。

    是颜水心如同一道暖阳,照亮了他失去了光彩的生命。温暖了他晦暗如冰的心。

    她就是他的命。


本站图书和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,管理员邮箱:kutushu@qq.com
酷图书 » 《4月12日更新小说》